一位赴加生子的中国妈妈收到120万加币催款账单

类别:eTA热点关注  发布时间:2018-07-12 10:58:20 浏览:874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一位赴加生子的中国妈妈收到120万加币催款账单,加拿大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对一位中国妈妈发出的巨额催款账单,再次向赴加生子妈妈上了一堂课。

最近十几年来,海外生子成了移民的一种重要补充形式。部分向往北美生活而又不能移民的高收入群体,往往选择到美国、加拿大生子,希望孩子18岁以后,能够获得一次选择国籍的权利。尽管这一投资时间漫长、花费昂贵,而且充满变数,但是仍然有不少人趋之若鹜。对于其中布满的荆棘,多数人则考虑不周,甚至完全无视。近日,加拿大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对一位中国妈妈发出的巨额催款账单,再次向海外生子妈妈上了一堂课。

夏燕的120万加元医疗欠款

这位中国妈妈的名字叫夏燕(Yan Xia,译音)。6年前的春天,她来到加拿大卑诗省,准备在列治文医院(Richmond Hospital)生育宝宝。可是,在生产过程中,夏燕出现了严重并发症,母子二人不得不进入重症监护室,接受更为深切的照顾。逗留数月之后,她们母子才获准出院。

加拿大属于福利国家,医疗服务基本上由政府提供。当地公民或永久居民到医院生产,不需要花费一分钱,皆由当地政府财政转移支付。但是,对于夏燕这样的非加拿大居民来说,就必须自掏腰包,而且费用较中国昂贵。夏燕母子出院时,收到了医院31.2595万加元的账单。按照当时的汇率,应该不到160万人民币。

一位赴加生子的中国妈妈收到120万加币催款账单
加拿大卑诗省列治文医院

现在看来,夏燕及其家人似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他们当时没有缴纳这笔费用,后来也没有缴纳,一直拖延至今。今年4月,温哥华沿岸卫生局(Vancouver Coastal Health)忍无可忍,一直诉状将夏燕告上了法庭,要求她支付120万加元医疗费用和利息。按照每月2%的利息计算,当初31万多加元的医疗费用,经过6年拖欠,已经增加到了117.8万元。卫生局起诉书表示:“被告在违反协约的情况下,没有支付其所欠金额,没有支付其中的任何费用。”不过,卫生局发言人没有提供夏燕案详情。

夏燕背后的赴加生子风险

在海外生子目的地中,美国加州以得天独厚的客观条件,成为中国人毫无争议的首选。加拿大卑诗省的大温哥华地区,同样因为华人众多、环境优美、可以获得加拿大国籍,而成为中国孕妇海外生子的次要选择。其中,卑诗省的列治文市,由于华人比例超过50%以上,语言交流方便,更是备受中国孕妇青睐。来自中国的孕妇,主要到列治文市医院待产。

根据列治文医院接生记录,2016年该院接纳的非当地居民孕妇中,98%属于中国籍;2017年接纳的384名非当地居民孕妇中,绝大多数来自中国。由于列治文医院额外负担较重,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发言人提醒说,准备前往列治文医院生产的孕妇,最好提前6-8周登记。

加拿大实行全民免费医疗,医疗资源主要针对本国居民。外来孕妇不受排斥,但是需要支付较高的医疗费用。目前,入住列治文医院的顺产押金为7500加元,剖腹产押金为13000加元。如果加上相关费用,比如约见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、血液检查、B超检查,以及产前产后的餐饮住宿和机票,到加拿大顺利生子,恐怕需要30万-50万人民币。

列治文医院病房列治文医院病房

对于富裕群体来说,30万-50万人民币并非难事,不过是一趟出国旅行的费用而已。但是,如果孕妇在生产过程中出现意外,母子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,治疗费用则会直线上升。初生婴儿接受重症监护一两个月,可能就需要花费20万-30万加元,相当于100-150万人民币。夏燕的高额医疗费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。

夏燕并不是唯一的个案。2014年,另一位到加拿大生子的中国妈妈,不仅提前两个月早产,还生下了一对双胞胎。由于婴儿需要特殊护理服务,实际花费远远超出正常标准,医院最后计算出该孕妇需要支付150万加元。该孕妇来自中国的中等收入家庭,不具备支付能力,最终与卫生局达成协议,暂时每月偿还100加元,以后具备能力再逐步还清。如果按照每月偿还100加元计算,该孕妇需要1250年才能还清债务。

“欲拒还迎”的加拿大政府

外国孕妇到加拿大医院生子,经常出现欠费现象。根据温哥华沿岸卫生局资料,2014至2015财政年度,他们仅追回了非居民产子欠费的五成。这意味着,到加拿大医院产子的外国孕妇,存在较多欠费情况,而且卫生局讨要欠费并不顺畅。有些巨额欠费,比如夏燕的120万加元和上述中国孕妇的150万加元,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全部讨回的可能性,微乎其微。

如果所欠费用无法讨回,就意味着加拿大政府财政,准确地说是加拿大纳税居民,要为此承受代价。因此,加拿大当地居民对非加拿大居民赴加产子颇有意见,一直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政策限制“双非婴”。最近,卑诗省居民就在网上发起请愿,呼吁政府严厉打击旅游生子。

加拿大人反对“双非婴”

请愿居民Kerry Starchuk表示,外来孕妇滥用加拿大公民法,在不向加拿大缴税的情况下,享受纳税人支持的医疗体系,不仅影响了本地居民医疗质量,而且增加了本地纳税人经济负担。在Kerry Starchuk看来,双非婴父母只有先对加拿大有所贡献,才有资格让他们的子女享受加拿大福利。

事实上,这并不是加拿大居民首次请愿。十余年前,加拿大当地居民就已经颇有怨言,并对联邦政府形成了较大压力。加拿大移民律师李克伦(Richard Kurland)表示,自1993年以来,联邦政府已经3次提出议案,准备修改《公民法》,以便杜绝双非婴,只是由于缺乏事实支撑而没有实现。

最近几年,媒体一度传闻加拿大海关禁止外国孕妇入境。但是温哥华边境服务局发言人对媒体表示,加拿大法律并没有明文限制孕妇入境,只是如果海关工作人员发现孕妇隐瞒事实,或者认为他们入境后需要额外医疗照顾,增加加拿大医疗负担,则可能会拒绝其入境。这意味着,加拿大海关真正杜绝的,是不具备财力承受能力的外来孕妇,而不是所有的外来孕妇。

一位加拿大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加拿大本地婴儿出生率偏低,有些医院的接生资源有一定空置,如果外来孕妇能够支付医疗费用,可以弥补医院经费的紧张。而且,整体看来,双非婴占加拿大医院接生人口的比例仍然非常低,为了这些少数双非婴而修改公民法,缺乏说服力。因此,他认为短期之内,除非发生特殊情况,加拿大政府不太可能修改公民法。这意味着,赴加生子在法律上仍然是可行的。

但是,从夏燕等人的实际遭遇来看,海外产子并非是平坦的通途。如果考虑不周或财力不济,很可能会单上巨额债务。

文章标签: 赴加生子中国妈妈

评论/问答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发表评论 共0条评论

您的昵称:

手机号码: 如果希望获得电话回复请填写,号码不会显示在页面上。

评论内容:

快速免费咨询
联系办理eTA

最新问答

更多...

相关资讯

更多...